北京兒童醫院

官方微博|APP下載| 加入收藏| English
首頁 >醫院新聞 >媒體關注 > 正文

【人民日报】讓孩子带笑回家——记首都醫科大學附属北京兒童醫院急診科主任王荃
2019-05-22 09:43:35 來源:人民日報 浏覽次數:

核心閱讀

王荃,首都醫科大學附属北京兒童醫院急診科主任,從醫23年,她心系患者,淬煉醫術。她帶領著急診科30人的小團隊,每年接診來自全國的患兒近20萬人次、搶救急危重症患兒超過2萬人次。“看到一個小生命被救過來,一切都值了!”她說。

一个3岁儿童输液时哭了。一位年轻女医生安慰说:“宝宝不哭。”孩子说:“我没有哭,只是眼睛下雨了。”这讓她瞬间深爱上儿科,儿科是这么美好!她就是首都醫科大學附属北京兒童醫院急診科主任王荃

從醫23年,無論是最初從事的重症醫學科,還是現如今的急診科,與時間賽跑,與死神搏鬥,面對生死而不懼,救患者于危難間,王荃帶領著急診科30人的小團隊,每年接診來自全國的患兒近20萬人次,每年搶救急危重症患兒超過2萬人次。

急中克難

做團隊的主心骨

王荃查房,像過篩子一樣,目的是不漏掉一個危重症患者。一樓有10張病床,二樓有30張留觀床和10張急診重症監護室床位,早上8時一次,下午4時一次,每天至少兩次查房,是王荃的必修課。

“不是普通心律失常,高度懷疑暴心!暴心!暴心!”值班醫生與心內科聯系,說是一個患兒心律失常,王荃聽到後大聲糾正。這個患病毒性感冒的八九歲女童天快亮時被送到急診,臉色和嘴唇發白,身體乏力,再無其他症狀,家長覺得孩子沒什麽大問題。

王荃卻發現孩子精神反應很差,用聽診器聽了聽心髒,立刻覺察出問題沒那麽簡單。“心音特別低鈍和遙遠,不對不對,快上心電圖。”心電圖顯示,房室傳導阻滯。

一聽“暴心”,急診科醫生把險情提到最高級,這是致死率極高的突發性心髒危急重症,女童很快出現手腳發涼等心肌壞死的症狀,生死就在分秒之間。“趕緊聯系心內科,快去藥房取大劑量激素。”王荃快速發出一系列十萬火急的指令,及時搶救。

“多虧了王荃主任,這個孩子真是撿回了一條命啊。”回憶起這件事,急診科副主任醫師張成晔十分佩服,“在那麽嘈雜的環境裏,她能准確聽出心音有問題,她每一次的判斷幾乎都是對的,誤判很少!”

急診科是沒有硝煙的戰場,也是急診科醫生的考場,考的是醫生的快速判斷能力。王荃說,急診就像程咬金的三板斧,就是讓孩子有繼續治療的機會。這三板斧拼的是真刀真槍,展現自己的綜合能力,技術、冷靜、耐心,三者缺一不可。

遇到危重症的時候,家長著急,孩子忍不了。王荃說,醫生必須靠自己的雙手、雙眼、耳朵來判斷,盡快把握病情,因爲你的時間非常有限。一次次挑戰成功,一次次化險爲夷,戰勝了病魔,挽救了孩子,更挽救了背後的家庭,與王荃深厚的“內功”不無關系。她先後在新加坡、美國等國的兒童醫院進修學習,還參與了《實用兒科學》等書稿的編寫和編譯。她認爲,永遠不能預知下一個病人是什麽樣的病情,這就是急診科的壓力。只能在一次次曆練中成長,一次次挑戰中戰勝自我,這條道路沒有盡頭。

醫技高超,診斷精確,處事果斷,能啃“硬骨頭”,是大家的“主心骨”。這是張成晔王荃的評價。

王荃欣慰的是,近年來,作爲國家兒童醫學中心,急診收治的感染性疾病和新生兒疾病逐步出現減少趨勢,這得益于我國婦幼醫療救治能力和預防保健水平的全面提升。

急中有序

先救最急重病人

“開句玩笑說,兒科有種急診是媽媽們認爲急。”幹練、爽快的王荃说,“我们不能责怪妈妈们,因为这种心情我们都能理解。我们的夜间急诊有70%以上的患儿只是简单的感冒发烧,其实没有必要非得夜里赶过来。这样既折腾孩子,还容易交叉感染,倒不如讓孩子踏实睡一觉,第二天白天再到门诊踏实看病。”

在北京兒童醫院急診科,搶救按照色彩分出等級,紅、黃、綠分別代表病患的危重程度。在分診護士指導下按色彩候診,有序的急診能挽救更多的危重病人。急的病人不一定是重的病人,重的病人並不一定是急的病人,還有一種是又急又重的病人。現在、立刻、馬上三個詞疊在一起,就是急診搶救的動員令。

4年前,王荃剛任急診科主任時可沒這麽淡定,她基本上處于焦慮狀態,最擔心的是醫療安全。她猶豫能否勝任新角色,惶恐能給急診科帶來哪些變化。到了周末休息的時候,她心裏還是不踏實,打電話問有沒有什麽特殊情況。

“其他科室的醫生一般先診斷再治療,或者說邊診斷邊治療;急診科需要边咀岦边诊治,或者说是先咀岦再诊治,这个过程有时候恰好反过来。”王荃认为,急需的病人应该在第一时间解决,不能讓非危重病人占用有限的医疗资源。患者来到急診科以後,給予及時救治,生命特征回穩後,轉入專業病房繼續診治。打開急診科的出口,讓更多的患者进入急诊室。

一個8歲兒童送到急診室處于休克狀態。他發生了嚴重的車禍傷,下肢骨折,會陰撕裂,渾身都是血。像這樣綜合性外傷的患者,究竟由哪個科室來組織搶救,急診科的大夫根据病情确定。普外病房的刘医生临时担当起组织手术抢救的重任,各个相关科室轮番上阵,全流程作业,无缝對接,争分夺秒地抢救病人。孩子最终被抢救过来了。尽管没有内脏损害,刘医生也没有做与其专业相关的手术,但整个抢救过程组织有序,保证病人得到及时救治。

打開急診科救治的出口,急診滯留的病人越來越少,急診資源合理配置,效率極大提升,收住院的患者從2016年的4725人次,提升到2018年的6852人次。2017年,急診滯留超過72小時的患者比例比2016年下降了50%,更多的危急重症患兒在最短的時間內得到專科診治。

急中見誠

心系患兒盡全力

一個7.5公斤重5個月大的孩子被送到醫院急診,診斷報告顯示,粒細胞減少,血小板減少,在急診留觀。忽然間,血壓、呼吸等生命體征急轉直下,轉入重症監護室,沒多久就去世了。王荃查房时会不自觉地看那张床,这种难过是无法形容的,有时候自己像是家长一样。她说,面對很多疾病,医疗的作用是有限的,但医生一定会尽全力,讓带着笑脸回去的人更多一些。如果带不上笑脸,要带着平和的心态回家。

患兒情況瞬息萬變,矛盾和沖突無處不在。王荃常常叮嘱团队:“患者不易,注意换位思考。很多病人来到北京兒童醫院是为了寻找最后的希望,这對医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我们要将这份责任担当起来。”

“燒一天了,高熱驚厥,孩子總該輸點液吧!”一位家長正在找王荃理論。王荃说,该输液的一定要输液,不该输液坚决不能输。不是所有的疾病都要输液,而且输液對这个孩子并无益处。王荃詳細地跟家長說明高熱驚厥發作時的處理方法和注意事項,家長被她說服,帶著孩子回家了。

急診科,患兒不會主動和你交流,也很難做到主動配合,溝通、檢查都需要花費更多時間。王荃坦言,医患之间沟通容易“擦枪走火”。對于急診科醫生來講,溝通中最重要的是坦誠,有什麽問題直接說清楚,不要含糊,這樣反而會盡快爭取他們的配合。

前不久,一名12年前她曾抢救过的女孩突然来看她,感谢当年罹患重症时候的咀岦之恩。彼时心思稚嫩的小学生,早已变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。王荃还是一眼认出了對方,熟络亦如从前。女孩在微信里写道:“我该有多幸运能遇到王大夫,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,那咀岦之恩呢?致敬像王大夫一样的医务工作者!”

“兒科急診不好幹,也得有人幹。看到一個小生命被救過來,一切都值了!”王荃說。

上一篇: 【新华网】与“死神”赛跑的人——北京兒童醫院急診科主任王荃

下一篇: 【光明日報】“唯有傾盡全力,才不負患兒性命之托”

返回

頂部